点石成金意思
  • 表款
  • 文章
找表款 找文章

萬年歷——快與穩的對決

表帥
0
1489
2015年01月19日 15:40

 

       每年的1、2月份正是萬年歷表拋頭露臉的大好時機。不少表友都是注視著萬年歷表的表盤從2月28日向3月1日的轉換。
       哪只表在最 接近午夜12點的時候,以最迅捷的方式跳歷4格(29日、30日、31曰、 1曰)到3月1曰,能夠贏得一片贊美,令表主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玩表本來就是追求個精神層面的愉悅,一款萬年歷表平常戴的再有面子,如果到了聚會上,雪茄抽完了,酒喝光了,曰歷還沒跳過去, 還處在兩格之間翻白眼的狀態,尷尬得當場砸掉的心都有。
       同樣是萬年歷表,有的曰歷如蜻蜓點水,有的日歷卻步履蹣跚,這里就涉及到萬年歷的核心技術,是求快還是求穩的選擇題。

       手表里的萬年歷,稍微有一些常識的表友都知道,這是一項定位在高端的復雜功能。萬年歷表本來就不便宜,怎么也要二、三十萬元 起,如果具備了瞬跳功能,價格就又會上去一大截。比如寶格麗旗下的 Daniel Roth萬年歷表,分為普通的和瞬跳的款式,瞬跳的公價要貴—倍。百達翡麗的52075216都是集三問、陀飛輪和萬年歷月相于一身的大復雜表,但前者只因是窗口式的瞬跳萬年歷,就比后者的逆跳指針貴出了好幾十萬,可見這一個“快”字對于萬年歷表的價值。


       能夠玩得起萬年歷表的畢竟是少數人,不過三針帶日歷的表大家都見過不少,它的日歷的轉換原理和萬年歷如出一轍,有花幾個小時慢爬過去的,也有不經意間就瞬跳過去的。傳統的瞬跳歷是附加一個彈性蓄力裝置,依靠彈性元件蓄積的勢能實現快速撥動曰歷;在能量蓄滿之前,曰期不會產生變化。這樣的結構相比于最早的通過齒輪驅動的慢爬日歷要先進很多,但也存在著缺陷。 因為彈性元件不像齒輪,到了那個時間肯定會轉動,而彈力是不容易控制的,可能到了時間,彈力未蓄滿,日歷撥不過去。

       使用彈性元件的瞬跳可能會出故障,所以另一種瞬跳歷就回 到了齒輪驅動的老路上。利用齒輪的齒數差異,簡單來說就是大 小齒輪聯動,用小齒輪推動大齒輪實現瞬跳(如果是相同大小的 齒輪就成慢爬了)。這種齒輪結構非常穩定,而且可以實現正反向 調節,但在從2月28日跳到3月1月的過程中,過長的跳動距離 是一個考驗。
       在近年來問世的瞬跳萬年歷表中,亨利慕時的Moser Perpetual 1始終排在人氣榜的前列。除了價格相對親民之外, 它的結構和性能也確實出類拔萃,從2月28日到3月1曰的跳歷一蹴而就,那個爽快,品牌自己也毫不謙虛地自稱為“Flash Calendar"閃電跳歷。而旦這款表的在月份的指示上采用了一 種以前從來沒有人做過的設計,以12小時時標代表12個月, 通過中心小指針指示,可謂大巧若拙。之后勞力士推出Sky-Deweller天行者年歷表的月份指示也借鑒了這種設計。

亨利慕時 ENDEAVOUR PERPETUAL CALENDAR系列 1341-0103 萬年歷手表


       亨利慕時萬年歷中應用的瑞士專利CH695225,申請于2005年 3月29 日,發明人為 Andreas Strehler 和 Juergen Lange。前者為瑞士著名獨立制表人,曾“師從” Giulio Papi,后為 Chronoswiss、H.Moser & Cie、Harry Winston 等著名品牌設計提供機芯,Harry Winston的opus7蝴蝶表就是由他操刀。后者是與亨利慕時(Moser)家族后人Roger Nicholas Balsiger —同創業復興表廠的老資歷。


       這項專利的核心就是采用了上下雙盤的大日歷,每個盤上都印有完整的日期,而不像其他大日歷都是一個盤印個位數字,另一個盤印十位數字。細細品味,亨利慕時(H.Moser)的雙層大曰歷帶來的不僅是結構上的變化,它從技術上也創造出了新的可能性。
       一般的萬年歷表都是 以48齒程序輪確定閏年周期和大小月,之所以在2月底的日歷轉換慢,是因為曰歷輪真的依次走完了 29、30、31、1的4步,而 亨利慕時(H.Moser)的設計,通過轉換簧片預先卡住不同的位置,所以即使從平年的2月28日到3月1日也只是跳1格,所以非常快。

       萬年歷表,快只是一方面,穩定也同樣重要,畢竟在中國人的 觀念里,高端機械表不是只圖個新鮮,圖個創意,還得能保值傳家, 質量不穩定當讓是無法接受的。
       百達翡麗于2010年3月10日申請的萬年歷表瑞 士專利CH702804,發明人Lukas Gisler-。這項專利并沒有改變傳統的48個月循環的編程齒輪的結構,而是通過不規則的曲面設計,使推桿的扭力盡可能保持恒定,不會因為從28曰到1日的遠距離推動產生扭力的劇烈變化,同時也提高了換歷系統的防震性能。
       在機械表里,有一些基礎的機芯結構是多少年都不會改變的, 所以很容易就被到處模仿和復制。但您是否知道,如ETA2892這樣的基礎機芯,國內卻只能仿其形而不能實現性能的完全復制, 原因就在于原版機芯的部分零件上采用了曲面的設計(邊緣可能不垂直),國內表廠極難獲得相關的參數,并旦也不理解這些曲面設計的用意。而在百達翡麗的這件專利中,申請人詳細描述了曲面 設計的參數及作用,看似沒有重大創新,但是對于產品的穩定性有非常高的價值和意義。它也充分體現出了‘沒人能擁有百達翡麗, 只是為下一代保管而已”的核心理念。
       另一項基于穩定性的設計是出自格拉蘇蒂之手。格拉蘇蒂是斯沃琪集團旗下,與寶璣、寶珀、雅克德羅等并列的頂級品牌,且一直保持著在產品設計和研發上的鮮明特色,它家的無論是大 日歷、自動上弦、計時、陀飛輪還是GMT計時,都是以穩定可靠 為重要訴求。格拉蘇蒂于2012年推出的Grand Cosmopolite Tourbillon寰宇萬年歷陀飛輪表,集合了多項復雜功能,并且史無前例的實現了萬年歷和世界標準時區時間以及夏令時的聯動。

格拉蘇蒂萬年歷世界時陀飛輪1-89-01-03-03-04




        如果旅行目的地的時區滯后于出發地,如從歐洲出差到美國西海 岸,就需要回撥9個小時,如果正趕上2月29日到3月1曰之間, 回調指針就需要聯動萬年歷日歷的往回跳歷。為此,格拉蘇蒂于 2011年2月17日申請了一系列“3件套”專利,EP2490082、 EP2490083和EP2490084,提出新結構的萬年歷齒輪傳動結構。
       在我們固有的觀念中,創新復雜功能做到這種地步,通常都會有一些急于求成的技術結構。產品看上去很壯觀,但在看不見的地方卻存在著一些隱患。而格拉蘇蒂的全新萬年歷傳動齒輪, 設計成了多層結構的邏輯齒輪傳動關系,可以前后調節,并且可以抵抗旅途中的意外磕碰,給人一種舍巧取拙,穩扎穩打的感覺。 寧肯將結構做得不那么smart,也要保證手表運轉的穩定性,這 不正是德國制造所一貫堅持的風格嘛。

       妥協是一種精神,也是解決問題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很多難題都是通過妥協來解決的。正所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瞬跳自然很爽,穩定性也必不可少。如何兼容瞬跳和穩定可靠性,蕭邦的 設計提供了一個現成的樣本。
       瑞士專利CH697662,申請于2004年4月14日,發明人為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這位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德國Scheufele家族的高富帥,既懂珠寶制造,也懂機 芯結構,更懂企業運營,是高級制表領域里少有的全才。



蕭邦 L.U.C PERPETUAL T系列 161940-5001 


       蕭邦的這項技術專利,用8個字概括就是能快則快,該慢則慢。它的日歷在一年365天的絕大部分時間中,都采用了瞬跳的換歷方式,而在有日期間隔2、4、6、9和11月的月底,則 轉換為相對穩定、可靠的慢跳日歷。瞬跳和慢跳分別由一個小控 制桿和一個大控制桿驅動,這種設計非常有智慧,即兼顧了性能 又保證了可靠性,可謂高端、耐用、上檔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Karl-Friedrich Scheufele在鐘表生意方面有一套自己的哲學。他說經營鐘表品牌就好像跑馬拉松,靈光一現的短期興盛容易實現,但要想長盛不衰,就必須打 好基礎,從完善最基本的自廠機芯幵始,而不要一上來就推出炫 技的大復雜款。蕭邦的口碑就是從L.U.C 1.96開始,另外朗格 的復蘇也是從基礎的手上弦的Lange 1開始,之后才推出芝麻鏈、停秒陀飛輪之類的產品。這種經驗和智慧其實也值得國內的愛表人和買表人借鑒。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條評論

(圖片5張以內,多圖請發表友秀) 還能輸入240個字
点石成金意思